从欠薪半年到公司被查封,是谁杀死了博郡汽车?| 聚焦

声明一般是对外公开的,但6月28日晚上9点多,400多名博郡员工在公司微信群里,收到了老板黄希鸣的一则内部声明。

▲黄希鸣内部声明部分截图

一、声明:人待在国内,公司或将破产

声明先向大家道歉,因为多数员工已经半年未领到工资了。然后坦承:博郡“未能进入新能源产业的下半场竞争”,这相当于正式承认,博郡造车项目已经失败了。

黄希鸣还直言:“在没有外部资金注入和政府支持的前提下,仅靠我个人力量,实在无法短期内恢复公司的正常运营和发展”。这等于宣布,公司已临近破产状态。

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注册地址在南京市浦口区,注册资本为1.38亿。黄希鸣是博郡的创始人、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

2019年4月,博郡在上海亮相了自主研发的i-SP、i-MP、i-LP三大电动车平台,以及两款SUV——博郡iV6、博郡iV7。艺人林更新,也亲临现场助兴。然而仅仅过了一年零两个月,博郡为何就沦落到这种田地?

这份1109字的内部声明,讲的比较清楚了:

▎自去年下半年,公司就遇到了资金问题,在最大限度让利后仍未能解决,导致工资与五险一金有拖欠。疫情期间,对形势估计太乐观,未停工停产导致情况恶化。对此公司表示歉意。

▎目前,博郡没有任何有形资产可卖,一直尝试出售三年来积累的无形资产,包括车型、平台相关的知识产权,但这需要时间。他承诺无论如何都会待在国内,尽力保障员工权益。

▎博郡的三大平台有一定竞争力,样车续航可达500公里。但过于强调创新和国际化,没有把握国内变化,没有做好资金规划和应急预案,导致未能进入新能源行业的下半场竞争。

▎如今,博郡已无外部资金注入和政府支持,仅靠黄个人力量很难恢复正常运营,很有可能进入破产程序,希望大家体谅,并感谢还在坚守的人。希望员工能互助自救,理性维权。

声明最后,黄希鸣仍坚信,博郡汽车能找到新的发展契机。

二、员工:无人上班,办公室被封

“可是,现在员工都在批量办理离职手续,有了新机会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呢?”一位员工这样对车聚君说。

据他介绍,博郡自6月中旬以来,位于上海莘庄工业区申南路515号C栋的办公室,已经没有人上班了。而黄希鸣发出声明的公司群,目前还有400多人。

“你可以理解为博郡已经解散了,这400人还没来得及离职。”这位员工补充到。

当车聚君追问,你们办离职的时候没有提出补偿要求吗?他笑了一下:我们连正常工资都拿不到,去哪儿要补偿?据悉,他最后一次收到博郡发的工资,是2019年11月。就是说,他已经被欠薪半年了。

那么,这种情况下员工提起劳动仲裁,是不可避免的了。

一份内部的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书显示,今年6月初,有博郡的员工与公司达成了调解协议。主要内容为:公司在2020年6月30日支付员工2018年的13薪、以及2-4月的工资。

据悉,这只是一小部分得到仲裁调解的案例,更多的员工则在有关部门指导下,加入了一个集体讨薪群,由一个法律援助团队进行对接。律师在群里的建议是:讨薪要按法律程序来,要有法治精神;讨薪期望值要依法、依现实确定,否则会带来心理影响;讨薪过程中如有过激行为,将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目前的进展是,5月份工资可以申请仲裁。对于之前达成仲裁调解协议的员工,如果在约定的6月30日拿不到工资,可以在7月1日起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如果真要到了强制执行那一步,博郡的办公室和相关资产可能会被查封。”一位法律界人士称。

但现实更残酷。6月30日中午,博郡办公楼门口停了两辆机动执法车,随后玻璃门上被贴了封条,查封单位为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至此,博郡汽车基本宣告死亡。

三、资产:变卖无形资产?桌椅更好卖

那如何善后呢?特别是员工的工资问题。一般情况下就是变卖现有资产。

但正如黄希鸣在声明里所说,博郡“目前仍处于轻资产模式动作阶段,没有土地、厂房等可变卖的资产”。那么,届时法院会不会把黄声称的关于车型与平台的知识产权拿出来拍卖?不得而知。

这些知识产权价值几何,也是一个谜。

声明中,黄希鸣分析失败原因时,第一个就提到“过于强调产品的自主创新和的国际竞争力”。意思是,博郡在正向研发上投入太多了,而且过于遵守国际标准,导致研发成本过高,造车周期太长,最终让资金链断裂。

情况果真如此吗?微博上有人提出了异议。

一位博主展示的截图显示,博郡在2018年申请了一款新车的外观设计专利,但整体造型与长安CS75几乎如出一辙。少量的变化只是:中网改为了封闭式、没有了排气系统、底盘留了了电池区域。

内部人士向车聚君证实:博郡的员工,确实有不少来自长安汽车上海设计院。

一位市场分析人士对车聚君说:如果这些知识产权真的很有价值,在过去半年多时间中,许以一个有诚意的折扣,经过正常的商业谈判,应该有所进展。一直没有着落,那只能说价格与价值偏离太远,或市场过于冷清无人敢接手。

黄希鸣在声明中也承认:从未间断过尝试将知识产权与其它厂家或行业新进者合作来回收资金,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既然没有土地、厂房可以卖,无形资产又变不了现,那只能卖一些低值易耗品了。

6月29日,有人拍下了这样一幕。办公楼里,有人在推着移动座椅向外走,应该是在变卖办公家具。旁边停着一辆博郡iV7的展车,这款据说续航超过700km的中大型纯电SUV,看来没机会驶上市场了。

四、甩锅:股东无信?管理无能?

“在没有外部资金注入和政府支持的前提下,仅靠我个人力量,实在无法短期内恢复公司的正常运营和发展。”

黄希鸣在声明中,已经明确提到,博郡的三派股东中的两派,即投资机构与地方政府已经不再提供支持了。言外之意,只有技术专长和无形资产的黄本人,是无力负担目前的欠薪停工局面的。

有意思的是,车聚君在天眼查上发现,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中,只列出了七个股东的名称,但没有相应的股比和认缴金额,这是比较少见的。

七个股东的实际控制人,大致分三类。一类是地方政府,如淮安市淮阴区国资办、南京浦口经开公司、南京浦口开发区、南京江北新区投发公司等,一类是第三方投资机构,如深圳前海中科招商、中化国际控股等,还有一类是黄希鸣实际控制的咨询公司或海外公司,如Bordrin
Future、欢皓咨询等。

那四年来,博郡汽车一共投了多少钱呢?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博郡宣布投资100亿元在南京建一制造基地,2017年投资50亿在淮安成立思迅新能源公司,2018年宣布投资35亿在上海临港建造博郡新生产基地。2019年9月,博郡又宣布出资20.34亿与一汽夏利成立合资公司,以获得造车资质,同时得承担一汽夏利约4.1亿元的债务。

仅它宣布的投资总额,就达到了205亿元。但钱从哪儿来呢?

2018年财报显示,博郡汽车总资产约5.5亿元,净亏损4.79亿元,看上去和宣布的巨额投资并不匹配。为什么会这样?黄希鸣的说法是:天津和南京的地方政府答应了25亿投资,都没有落实到位。

“即使落实到位,恐怕也难以承担200多亿的扩张。”一位市场分析人士称,“毕竟博郡连一款车还没造出来,没有正常的业务收入就这样铺张,确实让人不太放心。”

结果是,对于和一汽夏利成立的合资公司,博郡只实付了1410万元,只占承诺的10亿元首期款的1.4%。

“实际上,博郡这几年的投资一共才25亿元左右。”一位业内人士估计。

当然,黄希鸣也反省了自己的问题:没有很好地把握中国投资风向变化的脉络,没有做好资金的整体规划和安排,更缺乏应急预案和及时止损的举措。

翻译成白话就是:不是自己的钱,没有心疼。

▲林更新出席2019博郡品牌之夜

“黄总比较懂技术,但不太擅长管理。”一位离职的员工这样对车聚君说。博郡开出的薪水,高于业内平均水平,但员工的流动率一直偏高。前MINI设计师、曾任观致设计总监的何歌特(Gert
Hilderbrand
),也曾在博郡短暂任职。“但好像这个德国人的设计没有被黄希鸣看上,于是一拍两散。”

负责对外沟通的公关总监一职,也是换过数人,最短的一任只有两个月。

看上去,这场造车运动,更像是一场游戏。

车聚小结

两年前,中国已知的造车新势力一共有73家,规划产能总和为1000万辆/年以上,而当年的乘用车销量才2200万辆。最终当年电动车的实际销量,才占了乘用车市场的5%不到。当时车聚君就写了一篇《鲜花与白骨,中国造车新势力几人能活?
》,并预测到2022年,能活下来20%不错了。

现在看,还是太乐观,太天真了。

在光中路一家叫宏博羽毛球馆的墙上,至今还挂着一个红条幅:博郡汽车iV6杯第一届乒羽联赛。这个场馆和博郡办公室的直线距离只有200米,但车聚君相信这个比赛不会有第二届了。

先添加微信号autoju1,并注明“我要入群”,之后我们将拉您入群,或加入QQ群:383683141。


欢迎微信扫码或搜索autoju(←长按可复制),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作者:拓跋冲

本文链接: https://www.autoju.com/2020/07/02/321571/

文章标签: 博郡汽车  造成新势力  

版权属于: 车聚网-转载请标明出处

0 您已经顶过了!
收藏
分享到: 从欠薪半年到公司被查封,是谁杀死了博郡汽车?| 聚焦
用户登录